炒三丁

他山止海。

信悠巨巨:

别抓,酱。:

来来来,那位匿名提问叫我封笔的小朋友,不是爱看文吗?
好好看看。

自己从微博上找到我,翻到lof来,看完了几篇文章,觉得不合自己胃口,说你不能写!这样路人看到对谦谦印象不好!
路人可没您这么闲:)
关闭匿名提问之后就再没这声音了,您不是很牛逼吗,想干涉写作自由吗?
微博上删文删关键词是礼貌,不是规矩。我对自己也没那么多规矩。我就是干规矩的。
爱谁谁吧。薛老板说的面子我也是还要的。

______:

这不是一篇同人文,这只是一篇撕逼避雷要旨。

“喜欢大张伟是可以的,喜欢薛之谦是可以的,那为什么喜欢大薛就是不可以的?”

前些时间圈里圈外撕得欢实,波涛汹涌。这很好。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是非,有是非就要有人浑水摸鱼。过程当中是看不出来的,过后看谁筐里鱼多各位自行掂量琢磨。熙熙为利来,攘攘为利往,古往今来,莫不如是。

不唠叨,讲几点。

1.网聊是素质的试金石。

发生在网络中的交流和三次元日常的对话一样,质量参差,且鲜有意义。不想用“交锋”和“讨论”,这两个词套在上面显得大而不当。

更多时候它和马路边上大哥大姐蹦起迪来的水准类似,人家尬舞,咱们尬骂。一言不合就骂街,不讲道理,不听道理,不明道理。

你说聊天要按照ji本法,他操你妈。

你说大家都是读过书的请你文明,他操你妈。

你说我妈是良家妇女请你放尊重些,他操你妈。

你说我上头有人分分钟让你lao底坐穿这辈子不愁非传统体位性生活,他麻溜儿跪下管你叫爸爸。

相信你也能看出来,这样的场景很难看。主要是一个连操你妈都没法用三种语言讲述的家伙,我不相信他能解锁多么优雅的体位供人观赏。有趣的人各有各的趣味,无聊的人通常都是全方位的无聊。不骗你。

聊天是很容易的,只要你不要脸。但想要聊天聊到最后还不被人家讨厌是很难的,这是对双方素质的考验。有时候你会在极其偶然的情况下发觉自己被形而下地拉黑,或者是被人形而上地厌恶。对方不一定要使出浑身解数diss你,但人很脆弱,被讨厌这个事实已经足够让你不爽哪怕一秒钟了。

这种时候没有必要给自己加戏,因为对方这么做的原因无非两种: 一,他觉得你是个傻逼; 二,他是个傻逼。

善良又有素质的人会留给所有人体面,不拉黑只屏蔽,宁肯污染自己的眼睛也不让你的玻璃心受挫,神不知鬼不觉地让你从他的生活里荡然无存。

有些人不在乎善良,他们有素质,只会安静地拉黑你,往事已矣,莫问前程。

善良没素质的人会干什么我不知道,因为他们都被我拉黑了。

最奇妙的是既不善良也没素质的那一部分,他们会在厌恶你的同时化身臭鼬,喷你一脸屁还责怪你热脸贴他的冷屁股。生命不息骂街不止,要是一句脏话就要让守护天使离开三天,他们的小天使可能每天都在绕着银河系跑马拉松。拥有这样的关注者是很迷幻的体验,他们与你亦敌亦友,耗费你的流量却拯救你于逻辑世界的无聊之中,以一己之力为你容忍傻逼的能力加成扩展了你生命的宽度却伴随着压缩你生命长度的风险。

最重要的是,他们绝对不会拉黑你。他们需要你常驻在他们贫瘠的生命里,他们真的打算留着你过年。

你说,迷幻不迷幻。比他妈就着止咳水飞叶zi还迷幻。

2.“翻译翻译,什么他妈叫他妈的冒犯。”

老实说一开始标签这件事就没有讨论的意义。西皮不能带单人标签,理由是要照顾单人标签下的观者情绪。我是一个讨厌难听的翻唱和水货填词的人,那我是不是可以要求那些唱歌难听的歌迷不要在自制应援作品底下标上正主的标签?

这是一个极端案例,因为它发生的概率极低。即使全世界有几十万个我这样的人有同样的想法,我们也不会贸然提出这种张口就一定会挨揍的要求。虽然嘴上叫蠢,但多数人还是愿意用爱发电的,不开玩笑。以自身感受绑架某一事物存在的合理性不太合适,因为它的判断标准不成立,同时很容易造成标准的滑坡效应。

“因为你的行为冒犯了我,所以你不能进行该行为。”解构这一句话,你会发现很多陷阱。

首先,这句话成立与否的讨论要建立在规范句中各部分内涵的基础上。“你的行为”很好界定,特指某种行为。冒犯是什么意思?它是一种情绪体验还是一种思辨结果?如果是情绪体验,它会被什么刺激在何种条件下触发?它的发生与体验主体的阈值是否相关?该体验主体的阈值是否存在波动?如果是的话,其平均值是否位于正常区间?如果是思辨结果,则思辨主体的思维材料与逻辑链条为何?“不能进行”是什么意思?在何种条件下不能进行?在何种程度上不能进行?性唤起障碍和阉货可是两回事啊我的朋友。

其次,在各部分语意明晰的前提下,前句能否推断出后句作为结果,这值得商榷。我面对每一个类似结构的倡议都会保持警醒。倘若这一事件中真的有人受到冒犯,则此时此刻它体现的是对受到冒犯的群体的权利的尊重,这很好。但如何防止权利变性为权力,并用以剥削另一群体的话语权,我们不能忘了这个。当我和你变成我和异见者,我们之间便不再存在交流的余地。

具体来讲,昨天我在同人下面打了单人标签,你觉得自己只想看单人的愿望遭到了破坏,你自身也感受到了冒犯。我们就此“理智交流”一番,okay,我被你说服了,删掉了标签,并且保证以后“我个人”不再打单人标签。岁月静好,圈地自萌,好开心哦是不是。

是个蛋。

今天有一个人顺着你的评论找来了我的老窝,被他看不下去的污秽之物吓个半死,惊魂未定连忙报告组织,这儿…这儿有人要造反!这位少侠纵然你有万里长城永不倒的雄心壮志我也要让你等一等,你来我的老窝,指着我的粮,说它不对你的口味。你觉得你有理是吗,我还觉得你有病呢。

这是一种延伸,一种错误归因的使用领域的延伸。首先,这位小朋友误会了一件事,我愿意接受“不打真人标签”的原因是“我明确地知道自己的行为冒犯了你并因此感到抱歉,今后我将不再冒犯你”,而不是“我喜欢西皮我有罪,对不起我生产这种垃圾就该自决以谢天下”。如果你觉得萌真人西皮存在伦理问题,那你最好也收起你自己会和人家发生点什么的绮思,这一点都不清新美好。其次,他误会了言lun自由的使用方法及适用情景。言lun自由是在合法范围内我可以说你可以说他也可以说,而不是我可以说而你不可以说因为我觉得你说的没有道理我不喜欢听,我可以选择不听,但我没有权力让你闭上你的臭嘴。

不好意思,这算人身攻击了吧。

不好意思,言lun自由,有种你可以骂回来。

人民艺术家周杰伦先生说过,在我地盘这儿你就得听我的。当然,这句话在当下看来未免有些霸道,再退一步讲,在我地盘这儿我想看见什么就得听我的,我不限制你说,请你也不要限制我删除你的留言评论以及私信,我可以拥护你说话的权力甚至赞同你对言lun自由的定义,因此我纵容你在我的地盘发言并及时进行后续处理,反正你说话也不是为了解决问题而只是为了发泄,让你过了瘾装了逼,也请你不要怪我不给你这个机会把逼装圆,人在江湖,相互成全不好吗。

像这样蹬鼻子上脸的事情自古有之,早时吾常欲扇之而后快,今则删之,日后如有再犯必骟之无疑。

3.你以为妈妈知道哪个孩子更饿,其实她只知道哪个孩子叫得更大声。

话语权不是宽容求来的,而是大棍子握在手里抢来的。拍砖的干不过拿枪的,拿枪的干不过架炮的,架炮的干不过玩he武器的。内容重要,手段比内容重要一万倍。

这个想法很不健康,但很实用。

4.“我撕的逼比你吃的米都多。”

人生已经如此艰难,有些无聊就不要再拆穿。组织上希望此类社会闲散人员能够尽快前往上海菜市划鳝丝再就业。

5.不以社会学调查结果为依据的优越感都是闲扯淡。

一个观点: 各个圈子,不论大小,总数量当中傻逼与非傻逼的比重不会有太大的浮动。

一个大蜜站出来说你们谦友都是低龄智障,或者一个谦友站出来讲你们大蜜全部low入地心,这些声音是很空洞的。数据是此类观点的立足之本,没有数据不要讲话,我两头都沾不想被你们随便代表。

大概就这些,以后想起再补。开头那句话之为了说明一件事,浑话谁不会说,如果愿意的话圈里太太哪个不能以一当百,不过是听了薛老师一句劝——

我不要面子的啊!?

完蛋,睡觉。

评论

热度(204)

  1. 冉幾.明芷若 转载了此图片
    挺丧又挺经常发生的事儿。看着桥头幽默的笔法。还是不厚道的笑了。嗳,怎么茬儿呢。就好自为之呗。
  2. 炒三丁信悠巨巨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