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四儿彻彻彻彻彻彻彻

高中生,
画画,
还有什么可说呢?
——不知道

头回画大薛啊……薛老师的脸不小心崩上颜料了,补救不成,花了……
特别喜欢画抽烟或者烟雾啊…………

文在图里。
第一次忘记打tag
第二次又手癌删了好不容易打完的文………………
【无fxxk说.】
@茶言观止 【起哄×2】^O^

18:30PM
    此时的临奶,正安静如鸡地杵在桌上,
    看平和岛静雄洗澡。
    浴室门是磨砂玻璃的,而浴室中又全是蒸腾的雾气 自然看不真切,但视力5.0的折原临奶先生,依旧清楚的看到了静雄修长的双腿以及

——第三条腿。

    忍不住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哈不愧是怪物呢哈哈哈哈哈哈哈…果然…是香蕉吧哈哈哈哈哈”
    “蛤?”
    “小静连这个都不知道啊——”
    “香蕉,有白种人○能力的黄种人哦~”
    话音刚落,静雄手中的喷头“啪嗒”掉到了地上,屋里顿时静了,只剩哗哗的水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小静肯定是害羞了!又是猴屁股脸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临——也————”
    浴室门被甩开,嘭地一声,震得墙一抖,静雄围了条浴巾就冲了出来,因步子太大,浴巾掉了,但被愤怒冲昏的静雄并没有注意到,一边捏着拳一边走到临奶面前,由于临奶被放在桌上,静雄的第三条腿正好垂在他面前,小腹上的水滑下,流入乌黑浓密的毛发间,再顺着毛发流到…………

    “呜哇——变态暴露狂小静——怎么就这样拿那里对着我啊——”
    静雄呆了一下,向下望去。
    “小静,浴巾掉了哦。”
     静雄的耳朵,脸,脖子,在临奶的注视下,以肉眼可见的z速度红了。
    “……又变猴屁股了哦,变态暴露狂小静。”

……
     算得上平静的晚饭后,同往常一样,静雄打开电视,调到了曲艺频道,某位国宝级传统艺术家正感情充沛地唱着,静雄也轻声跟着哼。
     ——这时候的样子,倒是和他的名字一样了。临也想。
    其实他本来是想说点什么让静雄生气的,像是嘲笑他老头子品味之类。可他突然就不想了。
——唱的并不糟糕呢,再听一会儿好了。临也又想。
    临也觉得那歌手的浓妆实在不好看,便转眼看静雄。他发现自己从来没有认真看过静雄的脸,虽然那是张化成灰他都认识的脸。静雄其实长得很好看,跟幽挺像,不过更有男人味,眼睛里却还总有种天真的神情。
    ——是会骗取很多少女芳心的脸呢…这样不光是宿敌还是情敌了。
    ——不过人类怎么会爱上怪物呢~
   临也对这个想法很满意,有点儿想笑。

@茶言观止
^O^【起哄×2】
好不容易打完……

    平和岛静雄的宿敌已经消失了有一段时间了。
    不过他倒也乐得如此——毕竟平和岛静雄也向往着平静的生活,就像现在,一日工作后,在自家楼下买瓶牛奶,回家用微波炉热下再伴着夕阳喝……
    他发现,自己对这瓶牛奶下不了口了。
    可能是今天夕阳太过美丽,可能是今天的晚风过分清新,使这瓶刚温过还有点儿烫的牛奶显得这般迷人。

   
    平和岛静雄对一瓶温牛奶一见钟情了。


    静雄的手抖着,瓶中的奶也微微晃动着。他红了脸,胸膛被因得到回应而产生的满足感涨满了。他想,他或许可以再靠近一点儿?于是他慢慢地,几乎用尽他这辈子耐心地,轻柔地靠近了,一股香气钻进了他的鼻孔。
——那气味温暖像所有牛奶一样有那么一股甜香,可偏偏又带着那么一股别的牛奶都没有的,而平和岛静雄却无比熟悉的

——跳蚤味。
   

    如果静雄会说中文,他的内心一定会浮现两个字——“卧/槽”即使他是全国三好学生,五好青年,六好劳模。
    但他的心跳得比刚才更剧烈了,如果刚才是乱撞的小鹿,那么现在就是愉快地玩着蹦蹦床的大象。

——“…小静你这样一直盯着我看,心还跳得这么快,不会是爱上我了吧?我可是只爱人类哦~☆”
   
    大象把蹦蹦床跳破了。

    “临——也——君——哟——!!!!”为什么偏偏是这只跳蚤啊!平和岛静雄感觉自己美好的初恋,被跳蚤味儿泡透了。可虽然他生气,但却没法对那瓶跳蚤味牛奶像对跳蚤那样发火了,
    他感觉自己…还是有那么点儿跳蚤味都抹杀不了的……
    心动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脸红了哈哈哈好恶心啊——”
    “怎…怎么可能!”平和岛静雄的脸更红了,将那瓶跳蚤奶咚地放在了桌上。
    “脸更红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像猴屁股一样哈哈哈——”
    “闭嘴!!!!”!
    “哈哈哈哈哈哈哈小静爱上了一瓶牛奶哈哈哈哈哈哈哈…”

    静雄感觉,自己已经出离愤怒了。

TBC.

@茶言观止 ^O^【起哄】